当前位置: 法苑文化 -> 文体生活

散文:尘窗花香

作者:孙丽华  发布时间:2016-04-11 07:30:34


 

记忆凋谢是花开

青青地,你捻起一抹岁月的花香,放置在洁净、安静的尘窗上,望着桃花朵朵的远方,浅吟低唱着一片蓊郁的、刻骨铭心的念想。

素锦时年,夜总是那样的漫长。你披起如牛奶般倾泻的月光,跨过沧海桑田,迈过银河滔滔,默念着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背影渐渐消散在一片坍圮的小城,你忍不住追去,擦肩而过的,还有在雨巷结着丁香愁怨的姑娘。

或许,岁月本身就是一场无法抗拒、无法慷慨的擦肩而过。我把最真挚的安放在你手心里,你把无法忘怀的尘封在一处洁净、安静的尘窗上。

听,记忆凋谢的声音。或许人生原本就是一次无法回头的放逐,你我静守在季节的转角处,你我邂逅在春天的田野上,你我行走在落叶铺就的石路上,你我斜倚在白雪覆盖的松枝上,你我……在泪水与欢笑的无痕里,倾听着记忆凋谢的声音,却触碰了生命花开的清香。

锦年料峭的温柔

当疏影横斜,锦年悄悄停歇在三月的眼睛;当月上柳梢,锦年回眸处,风已经吹散了一地纷繁的思绪;当花蘸流年,倾尽舞步,锦年携着从未离身的料峭,温柔的连接起天涯海角,连接起盛开在桃花里的诗行,连接起你从未发现的、千金不换的、另一个自己。

一次回眸、一次驻足、一次合奏、一次懂得、一次燃香……一份相惜、一份期待、一份漫溯、一份心事……体味了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读遍了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美景虚设”,阅历了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”……

这一段料峭的锦年,这一段已踏了一路懵懂、一路挫折、一路成长的温柔,这一段印的那么深、那么认真的时光,温润的、赴了一场复苏花事的约会,调皮的、牵扯了一河青黄草色的坚强,在载满星辉的夜空里徜徉,在绿意葱笼的花田里游荡,在一双双希冀的眼中扎根心间。

漫漫晨光里,总有一滴露水澄澈了时光;岁岁年年中,总有一次交汇惊艳了山峦烟雨;月影圆缺中,落款优雅的心事,开到荼蘼的岁月被你安置在洁净、安静的尘窗,你是否闻到了生命花开的香?

 

 

 


关闭窗口